如果选择原谅,该如何接纳出过轨的伴侣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8-01-28 12:42

  陕文投出品,正在东方卫视热播的电视剧《恋爱先生》中,渣男宋宁宇出轨罗玥被抓包后,妻子顾遥最开始选择原谅,想要重新接纳出轨的丈夫。但做出选择之后,他们的婚姻生活并没有恢复正常,而是走向灾难。辛芷蕾将一个遭遇认同危机和信任毁灭的妻子演绎得淋漓尽致,也引发追剧的观众思考,如果选择了原谅,到底该如何重新接纳出过轨的伴侣。

  出轨后选择原谅和不原谅,没有对错之分

  《恋爱先生》中,辛芷蕾饰演的校花顾遥,大学毕业就嫁给了李宗翰饰演的宋宁宇,并定居美国,当起了全职太太。在他们结婚的第七年,经常回中国工作与她两地分居的丈夫出轨了。起初她选择原谅,将赶出门的丈夫重新叫了回来,想要给他们的婚姻一次机会。

  很多人看到这里都会说,出轨的人根本不值得原谅,因为有了第一次就肯定会有第二次。情感作家、算爱研习社主理人陆琪,一直致力于用科学方法解决感情问题。他表示根据中国人民大学2015年统计数据,在现代感情关系里,男性的出轨比例已经接近35%,而城市里这个比例或许更高。所以,男人出轨后可不可以原谅,变成了大家争论的话题,“我一直认为,原谅和不原谅,不是选择的对错,而是我们选择的生活。这两个选择,是没有对错之分的,只是我们因为自己的需求和价值观,选择了某一种生活而已”。

  原谅之后过得更差?可能是“创伤后应激性障碍”

  宋宁宇选择回归家庭之后,推掉了中国的工作事宜,当着顾遥的面删掉了出轨对象罗玥的电话和微信,小心翼翼讨好妻子,表现出了想要回归家庭和婚姻的诚意。顾遥虽然选择让丈夫回家,但她的情绪却很崩溃,不停埋怨质问丈夫为何出轨,“我花时间精心打扮自己,我照顾这个家,可结果呢?我跟那些披头散发、浑身挂着奶渍、用剩菜剩饭把自己揣成150斤的邋遢女人是一个结果,凭什么?”因为觉得恶心,她扔掉了丈夫所有的旧衣服。

  “无论是生活中还是电视剧里,许多女人选择了原谅,精神却依旧是崩坏的。所以只是口头上和意愿上选择了原谅,其实内心这个事情并没有过去。”陆琪表示,这种情况叫做“PTSD”(创伤后应激性障碍),“在长期观察中,伴侣背叛甚至于听说别人的伴侣背叛,都会出现轻微的PTSD症状。表现为三个方面。第一是创伤事件的再体验,也就是不断幻想伴侣出轨的状态和情境。第二是回避症状群,也就是极力逃避关于背叛出轨的话题,尽量不去触碰创伤事件。第三是警觉性增高症状群,也就是具有非常高的警觉性,疑神疑鬼,信任感降低。有了PTSD的人,往往表现出情绪崩溃、冷暴力、神经质,甚至是成瘾性反应。从外表来看,让很多人觉得是原谅丈夫的妻子自己的问题,甚至让男人厌烦。但实际上,这不过是创伤后的伤口没有痊愈,这才会被一个个细节给激怒。”

  陆琪也给出了“药方”:“自己需要去呵护一个伤口,不可能迅速回到从前的状态。所以针对PTSD的三个状态,要有不同的呵护方式。A、当对方想到当初出轨的事情时,及时转移话题,开玩笑,甚至多次认错,让场景不再一次次地强化重复。时间长了,这个场景会慢慢被淡化。B、能够让人联想的东西可以丢掉,并且让伴侣给自己重新挑选购买,建立全新的记忆点,不会再关联到从前。C、打开个人边界,在短期内让伴侣随时随地能找到自己,能证明自己的安全,完全令对方信任,直至伤口愈合。”

  平静和愤怒不停反复?三个阶段解决“情绪状态常驻”

  理智时的顾遥想要原谅丈夫,给自己的婚姻一次机会;但她经常无法控制情绪,丈夫开车挂了同事电话,她怀疑;丈夫去超市买东西,她怀疑。终于,宋宁宇忍不住了,他称自己像一只狗一样刻意讨好,但顾遥的行为是在自己身上插刀子,“你既然答应让我回来,能不能像一个成年人一样处理问题,而不是冷暴力和语言暴力?”剧中的顾遥也意识到了问题,决定和丈夫一起去看心理医生。

  陆琪表示导致“出轨这件事过不去”的另外一个原因是“情绪状态常驻”,“心理学家把悲伤分为五个阶段,分别是否认、愤怒、谈判、绝望、接受。任何一个人沉浸在悲伤中,都必须要渡过这五个阶段才可以完全过去。一般女人发现男人出轨后,首先就是否认,觉得不可能。确定后开始愤怒,骂人、爆发。然后开始谈判。这个时候,为了防止自己进入绝望阶段,所以在谈判里让步,选择原谅。但原谅后并没有让她们接受悲伤结束,而是又回到了愤怒和谈判的情绪阶段。这就是情绪状态常驻,一会儿没事,一会儿又很愤怒,一会儿又要提条件。”

  面对这种状态,陆琪给出的“药方”和剧中心理医生的第一个“药方”性质相同,陆琪建议进行一周之内的短期脱离,而剧中心理医生是建议两人72小时不说话,需要沟通用文字进行,“因为情绪劫持,很难让两个人在住一起的情况下通过不说话来阻止情绪爆发。只有短期脱离,几天不见面,才可以让情绪获得平静”。第二阶段是重新见面后,共同旅行一次或者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,用有仪式感的行为来割裂过去和现在,让两个人认知里都感受到生活的重新开始。第三阶段是日常生活里不被愤怒绑架,让自己的情绪能够感知愤怒,并且释放正确的理性行为。

  华商报记者罗媛媛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